点星竞技 点星竞技 电竞资讯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2018-11-13 19:32| 发布者: 点星竞技

摘要: 最近,虎牙、B站宣布入驻《守望先锋》最高赛事OWL,主场分别放在了成都、杭州。40连败不是问题 6000万美金可以接受 那么《守望先锋》热度如何?前段时间,上海龙之队在《守望先锋》最高级别赛事OWL中

最近,虎牙、B站宣布入驻《守望先锋》最高赛事OWL,主场分别放在了成都、杭州。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40连败不是问题 6000万美金可以接受 那么《守望先锋》热度如何?

前段时间,上海龙之队在《守望先锋》最高级别赛事OWL中40连败引发社交圈的热议,一边网友在狂喷中国战队这一可能是创电竞史纪录的成绩同时,另一边也在唏嘘网易砸下去的2000万美金入场费。

而暴雪在OWL第一赛季结束之后宣布,下赛季OWL将新增战队,而入场费则增至3000至6000万美金,局外人看来,应该不会OWL应该不会再有新的中国战队身影出现。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如果是6000万美元,那么放在电竞是什么概念?横向对比一下,隔壁LPL今年S8的入场费是9000万,不过是人民币;7年前王思聪带着5亿资金入局电竞,5亿人民币放在今天约等于7300万美元;6000万美元的体量足以在电竞圈掀起一厢波澜,当然6000万美元也不是不能砸,只是往往大家习惯性会先思考一下,游戏的热度与寿命如何,按照不是舆论的观点:“《守望先锋》现在不是已经凉凉了吗?”

直观点看,仅仅在2016年发售那段时间有一个暴涨的趋势,在发售几个月后便开始了断崖式的下跌,直到现在基本上已经跌到了一个二三线游戏的热度水平,甚至于在直播平台上的观众热度不过几万而已。雪上加霜的是,国内的OMG、MY、IG等俱乐部《守望先锋》分部纷纷解散,理由很充分:即使拿再多的冠军,也是没法盈利。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除了游戏自身的问题,《PUBG》、《堡垒之夜》两款射击类游戏的出现,抢占了大量的用户时间,这也是《守望先锋》消退的重要原因。

然而即使《守望先锋》在国内凉凉,但对于OWL依旧是趋之若鹜。暴雪在官网宣布,第二届OWL新增的8支队伍中,有三只来自中国,其背后的资本分别是:广州队所属的能兴集团、成都队背后的虎牙以及持有杭州队的B站。12只队伍2000万,加上8只队伍保底3000万美金,这20只队伍给予了暴雪5亿美金的资本。

为什么在玩家流失、俱乐部不看好、游戏热度褪去等情况之下,虎牙、B站这些企业还要花费三倍的入场费跳下来“送钱”?要知道虎牙、B站的前几季度财报都是处于亏损状态,在这个时间段花费6000万美金入场,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虽然《守望先锋》在国内凉了,但在国外依旧有不菲的粉丝群体。官方曾统计过数据,《守望先锋》在全球范围内有2.65亿用户群体,根据全球知名的电竞统计网站e-Sports Earnings统计,截至目前,《守望先锋》2018年共举办66场赛事,累计选手1122人,在国外《守望先锋》还是足以媲美其他电竞项目。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或许是商业模式上最像NBA的电竞联赛

回顾OWL,2016年年底暴雪便提出打造OWL的计划,预计在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测试赛季。在此之后,暴雪开始在世界各地“推销”自己的OWL,但由于2000万美元的入场费过高,众多传统电竞俱乐部对其如何是否能盈利2000万美金表示担忧。

与此同时,暴雪提及到,OWL的战队所有人要具备资金实力与长期的商业计划,门票、转播权和授权商品是主要收入来源。这其中包括的涵义就有点意思,暴雪是否在暗示“没有钱、没有实力的人就不要考虑我们OWL了”?

此外,由于暴雪在OWL上承诺对赛事的职业选手将会拥有绝对优厚的待遇和条件,于是众多职业选手对此表示向往。也同样因为这点,财大气粗的OWL正在一步一步摧垮其他赛事及其体系外俱乐部。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经过暴雪的一系列的操作之后,原本在北美25家《守望先锋》俱乐部因为暴雪的机制,出售的出售、解散的解散,剩下队伍中仅有3支购得了OWL参赛席位。

此后的事大家也知道了,共有12家战队加入到OWL之中,而与暴雪具有合作协议的网易上海龙之队则是唯一一只来自中国队伍,而且还是全华班。虽然上海龙之队以40连败的记录结束了第一届OWL,但外界有传言,当初“捏着鼻子”进OWL的网易,看上去营收居然还不错?

这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OWL的联赛模式。

从本质上说,OWL的机制有别于《DOTA2》、《CS:GO》等电竞项目,它模仿的是NBA等传统体育联赛的模式。通过广告、售票和转播权收入为战队所有者创造价值,而各战队将平分整个联赛的净收入,并且战队席位具有永久性。简而言之,在大家入场之后,只要OWL没垮,那么其中的队伍或者说背后的资本就有饭吃。

有了“大锅饭”后,“饭量的多少”便是由暴雪来“烹饪”。不得不说,暴雪这两字所拥有的能量之大,依靠暴雪的“忽悠技术”,单单是转播权,OWL就卖出了两年9000万美元的天价,此后还有来自汽车、饮食等行业共计2亿美金的赞助费。

还有,就在前段时间,全球领先的投资银行高盛,预测了今后电竞的营收模式的大头将会从赞助(sponsorships)转至媒体版权(media rights)。

该报告指出,电竞行业中媒体版权所创造出的营收占营收总额的14%,反观赞助却占营收总额的38%。高盛预测赞助这块的比重依然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增长,但是媒体版权这块会在近几年飞速增长至40%。 这一数字与传统体育的媒体版权所占的比重是相同的。

在这方面,基于欧美成熟的体育商业化与整体的用户文化,使得OWL在媒体版权处的变现更具合理性与操作性,相信这一点也是令众多俱乐部愿意驻军OWL的原因。而起到辅助作用的,便要看战队本身的能耐。

各战队每年将获得主场所在地举办最多 5 场非专业赛事活动及其相关盈利的授权,并从《守望先锋》中与联赛相关物品的销售收入中获得分成,其中 50% 收入将进入所有战队共享的收入池。

今年年初,OWL刚刚开赛没多久时,外媒就曾爆料出来这样一条新闻:“0-6的上海龙之队,其队服在官方商店里销量反而最高”。此外还有比赛奖金,满打满算,假使队伍能拿到阶段赛、常规赛、季后赛的所有头名,就可以拿到总共180万美元的奖金,而像上海龙之队这种并没有获胜的队伍也有几万美金的安慰奖。

那么,虎牙、B站扎进OWL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商业盈利上,OWL依然有十足的增长空间。

占坑也好,画饼也罢,电竞俱乐部的投资应该是长线与多元化的

暴雪在收入分配上无疑是占据大头的,但这些零零落落的收入加起来或许不足1000万美元但估计相差无几,而且这仅仅是第一年,未来甚至可以出售OWL席位,虽然出售席位的时候需要交给暴雪交易金额的25%,像网易2000万买的席位,今年就算以3000万美元售出,减去暴雪拿得1200万美元,可以收到1800万美元,再加上一个赛季下来分配得收入,那就是稳赚不赔的交易。

当然网易与暴雪有合作协议,除非迫不得已,大概率是不会出售席位,但虎牙、B站、能兴集团这些与暴雪“没什么瓜葛”的公司则不同,想退出就退出。所以,在资本有保障作为后盾的情况,这些公司进入OWL也不足为其。

往深层考虑一下,虎牙、B站的进入或许还有一层非常玄妙的关系——腾讯。

众所周知,腾讯一直在国内外进行投资,可以说只要能赚钱的行业,腾讯都会与之产生联系。在电竞领域,《LOL》步入了第八个赛季。腾讯也一直想布局全新的电竞计划,无论是《王者荣耀》的移动电竞,还是驰援《堡垒之夜》都在诉说腾讯在电竞产业上的“急迫”。

如今OWL全新的电竞模式,全新的变现方式,都在“诱惑”着腾讯。但直接参与其中稍显敏感,以战队股东的方式进入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什么《守望先锋》看似越来越“凉”,资本反而越来越狂热?

确实现在国内的《守望先锋》不再巅峰,但随着上海龙之队大幅度调整队员以及三支新队伍入住OWL,战队人选变得尤为重要,毕竟谁也不想40连败的案例再次发生。这些都意味着新的赛季之后《守望先锋》或许将在国内会有更多的动作,《守望先锋》或许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迎来巅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